无可救药

挖坑不管填

妖怪

近来江湖传言武当要完。什么圣恩难测,烈火烹油,闲的冒泡的年轻侠客从朝廷动向,猜到武当下任掌门,将此事说的一板一眼,头头是道。

武当对比没有丝毫反应。

消息传过来时,萧居棠甚至多吃了半盘虾。

饭后萧小道长撑得动不了,只得瘫在床上让人揉肚子消食。他懒洋洋的说“这群人可真闲,他们每天都没事干嘛?”

旁边的人没说话,他又伸出手肘捣鼓对方“老四咱们聊聊天呗!”

宋居亦并不想聊天,“你要是肚子好受了赶紧睡啊,我中午还打算回去歇歇。”

武当弟子生活规律,他们师兄弟都有午休的习惯。中午不休息,下午修行就容易没精神。萧居棠对比表示理解,并让出一半的床“来休息啊!老四。”

那模样真是撒着欢的在说,来造作啊!

“不,算了。两只公的咱们别这么近了。”宋居亦十动然拒。

萧小道长闻言,表情逐渐恶劣起来“咱们武当一只母的都没有,你早该习惯了。再说我一个崽能和你斗什么?”

“六百岁的崽?”宋居亦觉得这只崽已经超龄很久了。

就算房里的他俩都不是人,宋居亦也没办法承认昧着良心承认,萧居棠还是个弱小又无助的孩子。

没有哪个孩子能一边写小黄书,一边在大师兄的底线上反复横跳还没被弄死的。哪怕整个武当的弟子都不是人,纵观整个武当,有这能力的也只有萧居棠了。

外人都道武当弟子仙风道骨,实则武当山上除了香客,一个人类都没有。个个都是妖怪,化形当然好看了。

妖怪修行,到了一定时间便能化出人形,未免在俗世闹出大乱子,大家都是群居管理。偶尔野生的妖怪出现,也被楚香帅捡了送去合适的门派(饲养场)。

可能因为武当掌门是只白鹤,所以捡回武当养的都是鹤妖,种类多种多样,黑颈、赤颈、灰鹤、沙丘比比皆是。

妖怪寿长,年幼时多顽劣,宋居亦自己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萧居棠人形还是个孩子,可见其心性。

何况近些年箫疏寒闭关药王谷,萧居棠便孤单起来。武当从上到下都是鹤妖,萧居棠这只小丹顶鹤没了长辈在身边,起初作妖了好一阵子,闹得武当鸡飞狗跳又被大师兄收拾的‘懂事’后,就总是孤零零的一只鹤了。

自己在后山瞎扑腾,自己吃小鱼,自己梳羽毛,这日子过得也是惨兮兮。

“六百岁怎么了?六百岁我也是个孩子!”萧居棠正对着人,那张脸生的白嫩,头发也正经的束在道冠里,唇红齿白,眉间还带着朱砂印,看着极具欺骗性,完全不像喜欢胡闹的熊孩子。

武当的鹤妖都是这样,本体的美丽高洁同样体现在他们的人形上,不管是白鹤的萧掌门还是门中其它鹤妖弟子,从外表来看,凛然正气的一点都不像妖怪。

至于其它妖怪……说来真是造孽,江湖上数的上手的门派,都是妖怪扎堆。

云梦的侠医多是水莲花、木芙蓉化的形,门派服饰都是一水的蓝白色。看似清丽出尘,实则不辩雌雄。

华山上那群常年欠债的,不是雪狼,就是雪貂雪狐雪兔这种小型动物。女弟子各个原型都是小小一只,毛茸茸的,搞得每次武当讨债小队去华山,都不好意思太凶。

暗香是一堆开刃见血的凶兵化形,素来信奉以血止血,以杀止杀,所以不管男女,眉目总萦绕着不散的杀气。虽然看着暴戾实际更暴戾,但这群妖怪意外的喜欢兰花这种柔弱漂亮的植株。每次云梦那群花妖去下单子,价格也会便宜不少。

而少林这个门派鉴于实在是韬光养晦,大和尚是什么大家都没兴趣知道,那群小和尚下山后,偶尔会行为意外露出原型,好在有其他门派帮衬,没出什么意外。

毕竟喜欢要抱抱的小浣熊,谁不喜欢呢?

宋居亦细数各个门派,华山妖怪的又穷又能惹事,云梦的花妖不分雌雄,少林的小和尚只能卖萌,果然他们武当上至掌门下至弟子都完胜。毕竟萧居棠这个熊孩子都是‘知名文学家’了。

思及至此,对萧居棠他都更有耐心了。“好好,你还是个孩子。”宋居亦随口附和。

得到安抚的萧小道长打起哈欠,显然是想睡了“老四,下午咱们去云梦换些光鱼回来吃吧?”光鱼个小,味道鲜美,小鹤妖没什么定力,管不住口腹之欲。

约定好下午的那一顿美餐后,之前还有兴趣的,那群揣测武当的人类,已经被他忘到天边。

当然,那本来就不是什么值得担忧的。

武当兴盛,他们开心,武当衰亡,那也是气数到了。他们这些妖怪啊,得了人形,难道还要像人类那样,握着刀剑实打实的去拼命?

不可能的,华山那群妖怪穷成那样,都没想着要改善门派。武当如果真有覆灭的一天,江湖上也不过多一个新起的门派而已。

大家再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就好。

不过那个时候,萧居棠咂咂嘴,那时候就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好吃的了。还有华山欠他们的债,要变成无头债啦!

屋里小妖怪念叨着吃的,在床上呼呼大睡。

屋外成年鹤妖们零零落落干着自己的事,重复着又一天的日常。

不急,妖怪的时间漫长,大家还有很长时间呢。

END

友情向。

gay当已经硕果不存(四)

武当后山有几间空屋,靠角落,平日鲜少有人经过,总是闲置着。但门下弟子要是犯了错,这里就变成了静心思过的小黑屋。屋里床褥可能不全,笔墨和蜡烛却是一定充足的。

那日回了武当后,他们对大师兄郑居和交代了点香阁的事。

江湖谣言已经传成……

【武当邱道长左拥暗香师姐,右抱同门师弟,高调羞辱叛徒蔡居诚!

武当道长们在点香阁门口为花魁方莹大打出手,美人到底花落谁家?

暗香两位小师姐和花魁纠缠不清的惊天内幕!】

这样可怕的发展了。

大师兄笑眯眯的表示他们可以去思过了。

于是山后那冷冷清清的偏僻角落一下热闹起来,三间简陋的不像武当造出来的茅屋成了他们的去处。

在平日里专门关弟子的小黑屋里,萧居棠打量了一圈,黑没看出来,破倒是很明显。旁边的老四已经利索的收拾了桌子,又拾捣了砚台墨条,想到接下来几天都要在这里,萧居棠沉重的拾了个满是灰尘的杯子,墨滴早就被祸祸的找不着了,拿这个接水,也能将就着用。

说起来这三间房,他们师兄弟三儿本来该一人一间,互不打扰。结果他们之前已经有人占了一间房,听说是今早来的。

也是赶巧了。这下房间不够了,萧居棠和宋居亦只能两人挤一间屋子,好在他俩习惯了一间房,没什么顾忌,当下就开始研磨铺纸。

武当罚人分好几种,根据等级由轻到重。站金顶,跪金殿,都是当天完事。想要时间长一点,那就是放后山思过室,然后用门规砸死你。

搁这儿别想闲着,门规拼命的抄,一天抄不够数量,那思过的时间就多一天。至于思过时间有多久,那得看大师兄什么时候心情好,能把他们放出来。

“老四你困的话去床上睡一会好吧,门规我帮你抄。”他们三是连夜往回赶,马车上睡不了人,一宿没合眼又赶了一上午这才回来,平日里的混世小魔王觉得有点撑不住,瞧宋居亦也是精神不济的,难得生出歉意。

当时宁宁都被他拽住了,没他这么一通闹,哪有现在这些事。这样想想,真是对不起啊,老四。

听到萧居棠说要帮他抄门规,宋居亦觉得,他的良心受到了谴责。萧居棠才这么点大,真要让他帮自己抄门规,那是欺负小孩子。他叹气着说“抄完再休息吧,看来今天我们还是得挤一张床。”

“赶稿时候挤一张床也是常事了。”萧居棠笔下抄着门规,并不在意这个,只是越写精神越萎靡。两个时辰后直接趴在桌面,睡死了。

发觉他睡着了,宋居亦放下笔,之前看着这小孩一下又一下的点头,就知道是撑不住了。

虽然这小混蛋惹了事,惹得咱们一起被罚,但我大度,不和他计较。这样想着,宋道长小心的把人抱起来,床上没有被子,他也将就把萧居棠放下。

大师兄收拾起人来那叫一个心狠手辣,从来不手软的,关这里一天要八十遍门规。宋居亦神色困乏,但仍拾起笔,抄完了自己的门规。而后数了数萧居棠的,转头看他睡得正香,也没叫醒他。

谁让我是师兄呢。宋居亦笑了笑,提笔又写。

等师弟来送餐时,便看见桌上两沓整理好的抄录纸,和挤在一起睡着的两位师兄。

外面天色昏暗,他小心的放下食盒,没叫醒他们,只将抄好的东西带走,同另外两位师兄的一起,交给大师兄去了。

这一觉睡得有些长,等萧居棠醒来,月亮已经升到了最高处,屋内的蜡烛早灭了,只有月光顺着窗沿照进屋内。

萧居棠不喜欢夜晚,不是因为怕黑,而是夜深的时候如果还没有睡着,那总让人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金顶上香火鼎盛,但日子是无聊的。萧居棠年幼,觉得很是乏味,如今犯了挪到这里,连平日里的热闹都没了。

往常这种小黑屋待遇轮不到他,刚知道这里的时候,他觉得待一天他都受不了。可现在看来,这样的日子和之前写话本差不多,倒也不是太难熬。

果然是因为多了一个人在身边。

更小一些的时候,萧居棠想要玩伴。武当那么多人,连三师兄都会常常缠着二师兄,他却连一个一起玩的人都没有。

师兄师弟们总有自己的事要做,大家都不喜欢照顾小孩子。后来萧居棠慢慢习惯一个人了,但仍是觉得孤单。夜里看着天上的月亮,也是孤零零的。他想,要是月亮落到他房里来就好了,这样他们就都不会孤单了。

可月亮不会落地,自然也不会落在他的房里。百般无聊的萧居棠用石子扔着窗格影,嗒嗒嗒的,累了也就睡了。

有很长时间他都是这样过的。

再后来……

再后来宋居亦就出现了,说不清是怎么玩到一起的,那些熟梨糕、糖葫芦,偷偷去拿同尘盘,还有罚站金顶假装看星星观夜景,夜里点灯疯狂的赶稿的日子不知不觉过了很久。后来萧居棠认真的想了想,自己大半黑历史都在宋居亦那儿存着呢。

也是因为这样,宋居亦比起其他师兄,在他这里的了解,要深得多。

萧居棠不喜欢夜晚,但他并不讨厌偶尔在夜里醒来看见旁边的宋居亦。那段时间江湖话本出书的总是很快,他开始很少想起宁宁了。

也许我没那么喜欢宁宁,他这样想。何况宁宁那么喜欢蔓薇,我也不想和别人抢。

宋居亦帮着林蔓薇赎方莹,他想宋居亦是不是喜欢她,才连着两天都去,还打算出钱赎帮人身。又担心如果宋居亦有了喜欢的姑娘,一心追着别人,那他们就没那么亲近了。

他有了喜欢的姑娘就没时间和我玩了,我不想这样。

萧居棠对自己说,修道之人本就不能娶亲,自然是不能喜欢姑娘的。所以我不喜欢宁宁了,你也别喜欢方莹或者其它女孩子,咱们两个一直一块也挺好的啊。

Fin

小棠没弯的那么快啦,上一章说不能喜欢女孩子,是属于小孩子抢玩伴的状态。

纵观各个楚留香手游tag,我找不出比这个cp还冷的了,真的。

【兄坑】不知将与谁人说

前世的故事。

——————————————

枝露是玄铭宗弟子。

修仙第一宗听着高高在上,实则也不过是凡俗之地。修者群集,弟子之间勾心斗角、诌上抑下,凡人该有的贪嗔痴恨一样不少。

龚常胜被门外弟子弄瞎眼睛的时候,枝露明白,修仙之人干坏事,手段是比普通人要狠上太多的。

那孩子真傻,看不出那群人不怀好意,对人也没有丝毫防备。他后来失踪,枝露并不意外,但东方芜穹发告示寻人,是枝露没想到的。

他们这荒唐的大师兄,到底是看上了对方的美貌,还是上乘的天资?

谁知道呢。

龚常胜很快被送回来了。玄铭宗的三师兄,刚被救回来的小可怜,小心翼翼的抓着救了他,又一路送回来的人,舍不得放手。

枝露听见他叫对方“小云哥哥。”

听着就觉得亲昵。真傻,这么容易就又相信别人了。

龚常胜最开始在她眼里太可怜了,甚至让她忘了内门三弟子能倾斜的资源,和对方变异天灵根的天资。

当年那个可怜的小孩子,以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好像一眨眼,就变成了门内人人称赞的三师兄。十九岁的金丹期大圆满,宗门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寻常弟子伸手都够不着的传奇人物。

底下的弟子从直呼其名,到尊崇的叫着师兄,变化不可谓不大,龚常胜却一直没变,光明磊落、正气凛然,那颗心干净的一如从前。

他没变,变的,是他们这群早没了本心的修道者。

枝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对方道心无阻、道途坦荡,而他们蜿蜒坎坷,不得前行。她于筑基中期太久,这些年来修行缓慢,纵然早已有所预料,但如今再想,仍会觉得疼痛不堪。

心有不甘又满怀恨意,偶尔看着自己,枝露都会惊讶,她到底是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时间会带来太多东西,隐忍麻木,和那越发冷硬的心肠。

东方纤云是当年送龚常胜回来的修士,逍遥门大师兄。因为同东方芜穹同是一族的关系,这些年常会在玄铭宗看见他。枝露每次看见他,身边必然会有他们的三师兄龚常胜。

“小云哥哥……小云哥哥……”

耳边的称呼这么多年都没变,枝露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龚常胜他,喜欢东方纤云。

他们宗门的三师兄,平日和别人交际甚少,从来不是热情好客的性子,却能这样温柔的叫着一个人,每一次见面都拖着时间,不过是想和这个人待的久一些。

枝露有些想笑,龚常胜,你到底是多喜欢他啊!

当年那些人装模作样,你信了,坏了一双眼。后来东方纤云救了你,你又喜欢上他。

真笨。

像你这样笨的人,难怪护不好自己。

只是这一次,东方纤云不是坏人。逍遥门的大师兄,是个表里如一的君子。胸怀磊落、神态庄重、谦和有礼,和你这样的人刚好一对。

东方纤云喜欢龚常胜,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龚常胜看不见,但枝露和同门弟子都能看见,这个一向端重有礼的大师兄,是用什么样温柔的眼神看他的。

真的喜欢一个人,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温柔,竟是一点都做不了假。

这可真是……没意思。

这日子如流水般过去,他们这些修者,最缺的是时间,最不缺的也是时间。在她以为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很久很久,直到她这如死水般的人生结束时,天上落下了第一道惊雷。

魔尊易相逢横空出世,蜀山派玄铭宗三师兄重伤濒死。

除魔大会就此开始。

龚常胜在床上躺着,昏迷不醒。这副惨兮兮的样子真的是好久没看到了,只是这一次东方纤云在他身边,小心妥帖的照顾着,满含愧意。

逍遥门的弟子转了魔修,龚常胜带着他潜入魔教探听实情,却不巧遇上魔尊。东方纤云被阵法先传送回来,龚常胜回来时却奄奄一息。

精心培养的接班人伤成这样,东方芜穹自然生气。起初东方纤云连宗门都进不了,后来能亲自照顾龚常胜,想来是出了不少力的。

东方纤云的心思,枝露不想猜。但龚常胜的心思,枝露不用猜都知道。

『小云哥哥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真是一目了然。

他们之间,到最后,无非是个两生欢喜的结局。

但枝露没看到最后,因为她死了。

除魔大会她也去了,讨伐魔尊易相逢的时候,同许多人一起,死在她手里。

心脏被手掌穿透的时候,枝露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夜晚。

那天晚上的月光太亮,照亮了师姐手中的灵器,也让她看清那张脸上的憎恶。

【师妹,长老欲收你为弟子,这可真是好事。可师姐我也等很久了。你还是,别碍眼了。】往日的温柔和笑意都被扯的粉碎,恶意在这一刻赤裸裸的显现。

刀子刺入腹部的钝感,和此时被穿透心脏差不多。灵根受损后,修为再难精进,但在大乘期的魔修前,元婴和筑基没有区别。

都是要死的。

“咳……”有血从喉咙上涌,枝露觉得死亡也没那么可怕,她甚至不如那时候难过。

……

易相逢抽手的时候,奇怪的看向倒地的人。

“嗯?”魔尊艳气的脸上,露出孩童般的疑惑。

这个人,在笑?

END

枝露小姐姐不喜欢龚常胜,一直关注他,是觉得他某种程度上像自己。但越到后来越不像就是了。

积年月


萧居棠一直觉得,他的家庭组成蛮复杂的。

从他往上有四个哥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老爹。

这样听起来是不是还挺简单的?不不不,从人际发展来看,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大哥和他爹学医,老二老三学的金融,现在还在外面飞着。老四考研准备往学院发展,他自己想玩编程。这样一看,他家职业真是五花八门。

家里这么多孩子,还都是男孩子,有时候他都觉得,他爹把他们几个养大真累。更不用说他爹除了管他们,还担着院长的名头要管医院。

平日里忙不说,有时候夜里还要熬着在手术室操刀。萧居棠大逆不道的担心他爹会猝死。

好在箫疏寒当了多年老医生,哪怕是专门动刀子的外科,养身也是有一套的,是以萧居棠担心这么多年也没出事,真是可喜可贺。

至于同样在医院外科,还要值夜班的大哥郑居和,萧居棠只能说年轻是本钱。

顺带当医生是不会有桃花运的,大哥都要奔三了至今还没谈恋爱,想想也是命运的恶意。

虽然居字辈的五个孩子是被捡回来的,和萧家没血缘关系,但是颜值高的却和仿佛箫疏寒一脉相承,从老大郑居和但老幺萧居棠没有哪一个不好看的。

萧居棠盯着完全是少女初恋标准、邻家哥哥型的宋居亦,靠过去亲了亲对方。唔,他真好看啊!

十八岁,还带着十足少年气,谈起恋爱总免不了黏糊糊的。

比起温和的郑居和,傲气的蔡居诚,不善交际的邱居新,还有是个小娃娃的萧居棠,宋居亦这种笑起来阳光灿烂,偶尔还天然的发傻的样子,就很招人喜欢了。

优等生、长得好、招人喜欢,所以念高中那会儿总有女孩子想和他谈恋爱,更大胆一点的还敢说结婚。

想到这里萧居棠觉得不高兴,动作也就不老实了。可惜,没一会就被拦住了。

“大晚上你可别闹我。”对方声音里带着笑意,萧居棠又凑过去亲他的脸。

“晚上不是私人时间?”宋居亦长得好性格好,哪里都好,偏偏对于这种事不是很热衷。萧居棠一度以为他是个性冷淡。

这年头哪男的电脑里没点小电影啥的,但宋居亦他没有啊!萧居棠翻遍了他的存盘都没找到!

[他平时和我写的本子,开的车都是假的吗?]萧居棠不敢相信的发短信。

[他怎么样我不好说,你不安好心倒是真的。]蔡居诚很快回了短信。

我怎么就不安好心了!萧居棠觉得委屈。

那边很快又发来消息[行了小鬼,别打扰我夜生活。]语气之冷酷,态度之无情让萧居棠打字速度嗖嗖上升。

[你的夜生活不是只有邱居新?]

为了安全着想,这句话最终还是被他删掉了。

这已是很久之前的事,那时候萧居棠同宋居亦睡一张床,夜里还要烦恼对方的性向。现在他们还是睡一张床,萧居棠已经可以压着对方,亲了又亲。

“小孩子。”宋居亦笑话他。

“小孩子,不也是你带大的。”萧居棠并不在意“等开学了我们就在一个学校了。”

宋居亦大他六岁,从小到大他俩就没在一个学校过。今年他大学入学,宋居亦还在读研,刚好一个学校,还能去帮他掐掐桃花。

对宋居亦而言,家里兄弟多,一个个都忙,萧居棠真的是他照顾的最多,但这样问题就来了。

“我总觉得和你谈恋爱,像在犯罪。”宋居亦说。

“说什么呢,我十八岁,咱们俩可是合法恋爱。”

END
小棠他,真的是憋到十八岁才动手的。

关于领养,居居们的姓不同,具体操作可以当成只有小棠在户口本上,其他都是资助。

等有时间了写成长篇,没时间就算了。

gay当已经硕果不存(三)

江湖流言一直是从最热闹的地方传出来的,比如茶馆,比如云梦汤池,比如……点香阁。

这次的江湖流言来的又快又猛,信息量之多,险些让吃瓜少侠们没拿住瓜。

武当道长被抓逛点香阁。

武当的道长都穿的人模狗样…不,是仙气飘飘,看着仙风道骨,一个个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出家人。往常在这风流地看见他们,基本都是来看那个武当叛徒的。

偏偏这位来点香阁看花魁,近女色,逮着他的同门还是个不大的孩子,这场面一下闹起来。

武当道长在点香阁前大打出手,于是,两位道长火了。

鉴于道长身边有个年龄不大的暗香小姑娘一起看花魁,更鉴于暗香姑娘也是有人来寻的。

寻人的也是个模样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在这儿见了人,也只是撇撇嘴,转身就要走。然后两个姑娘一个哄一个闹,模样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吃瓜群众看的津津有味,再从名字上一扩展,这两位还是暗香的小师姐。

行了,四位主角都火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只能让人感慨这点香阁的花魁,方莹姑娘生的倾国倾城,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都逃不过她足边轻晃的裙摆。

但方莹姑娘不是普通的花魁,她不愿做那惑乱世人的妖姬。

于是有人说,这姑娘身世凄苦,误信友人而流落此地,真真是身不由己。且她洁身自好,花魁娘子之名实在是折辱。

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有着悲惨的过去,和天性的软弱,以及那艰难维护却能被你轻易踩的粉碎的尊严。吸引男人,这些,就足够了。

于是,方莹姑娘也火了。

一次吃这么多瓜,江湖少侠们正满足的准备为明日的流言出一把力,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嘛!结果……点香阁里走出了邱居新。

武当两位道长和暗香的两个姑娘,都被他带进了点香阁,进的房间是蔡居诚的……

武当这一辈最出彩的邱道长,和对他下杀手的武当叛徒。

月早已上了枝头,金陵仍是灯火通明的热闹。

夜入点香阁的邱道长,对蔡居诚不管是报复还是师兄弟的旧情,都让在意。

初坎道长邱居新,多少姑娘的春闺梦里人。那张脸的辩识程度之高,就算是点香阁这短短一会儿的露面,也让不少人认出来了。若非最后进的是蔡居诚的房间,怕是点香阁都要让女侠们踏平了。

“所以说你来点香阁是想帮方莹赎身?”房间里一下挤了五个人,蔡居诚让他们围着圆桌坐一圈。正对面就是宋居亦。

“是我要帮方莹姑娘赎身。”宁宁身边的林蔓薇开口“宋师兄是不放心我才跟来的。”

“小孩子就是蠢。”蔡居诚完全不讲情面,也没顾及林蔓薇的好心,话说的比刀子还伤人“你以为方莹她身世坎坷,受人所害迫不得已才到这来的?”

“那女人不是什么好人,没把你的底都探出来,还让你甘愿替她挡刀子就不错了。”蔡居诚表情有些不屑,在看见宋居亦时就变成了嫌弃“你跟着还被哄的团团转,这么大个人到底起什么作用了。”

“若是对方如此狡猾,宋师兄刚接触没发现也是正常。”说话的是萧居棠。

“所以你在点香阁门口撒泼也是正常?”

萧居棠:……

“武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蔡居诚倒了一杯茶润喉,眼神又扫到邱居新。哦,还忘了这个,手里的茶杯又放下,蔡居诚冷笑道“出了事往我这里带,邱道长这么能耐怎么不驾鹤带人飞回武当?”

“师兄。”

“闭嘴,带着人给我滚出去。”

滚是当然没滚的。邱居新出了钱,梁妈妈哪能放过这个大客户。

“居诚啊,好好招待客人。”听到动静,梁妈妈的声音隔门传来。

于是大家待到了夜深人静,路上都没几个人的时候,顺利从点香阁出来。

既有蔡居诚这些话,方莹之事自然搁置等调查。

“我和蔓薇今天在客栈住下,明天就和师姐汇合。”宁宁和他们告别。

“我们今晚便回武当了。”宋居亦嘱咐两个小姑娘路上小心后,就和邱师兄小棠连夜赶回武当去了。

路上又在客栈雇了一辆马车,邱居新在外面赶车,车厢里就只剩下宋居亦和萧居棠。

马蹄声和车轮声响了大半夜,萧居棠突然问“宋居亦,你……喜欢方莹那样的姑娘吗?”

“像你喜欢宁宁那样?”点香阁被闹了一场,虽说当时确实丢人,但事后除了当长了江湖经验也没有其它办法,反倒是萧居棠这副嗯嗯师兄二号的模样真是少有。宋居亦有心逗一逗他,却没想到,竟得了这样的回答。

“我不喜欢宁宁了。”萧居棠看着他,像强调什么似的说“宋师兄,我们修道之人,是不能喜欢女孩子的。”

gay当已经硕果不存(二)

主棠亦,华武有,不多。

————————————————————————————

说起萧居棠的写作生涯,还得从某一天宋居亦看到那本武当奇观的手稿说起。

那天,宋居亦小心的翻看着已经攒了一小叠的手稿,半晌后对他说:“老五,你这写的不错啊!我们把它印成册子向卖出去怎么样?”武当课业枯燥,遇上有趣的事宋居亦也是很上心的,言语之间颇为兴奋。

萧居棠看了看老四……嗯……很开心的样子。

“好啊。”就当赚外快呗。

武当奇观火了。

在外游历的少侠、闺阁里的姑娘、其他门派的大侠,几乎人手一本。于是这成了正当生意,萧居棠的小金库日渐丰满。

后来按时写着武当奇观,看着周围那么多师弟和华山说不明道不白的,萧居棠百般无聊下写了话本。

初出师门的少侠一路行侠仗义,热酒故事不缺,自然也是有刚柔并济、明艳动人的女侠,还有……死不要脸的江湖前辈。

萧居棠发誓一开始是正常的剧情,后来写到一半文思难涌,每日看他话本的老四提了袖子续写下去,写的不是什么侠骨柔情、风情月意,反倒是酣畅淋漓的战斗。

少侠初出师门,武功却是极好,此番行走江湖只为修心。敌人亦是不弱,且心思奸诈,几番交手险象迭生,原本身边一贯没个正形的前辈也变得可靠起来。自此女性角色渐渐减少。

写完这部分剧情后,萧居棠一看页数觉得可以订成一册,又觉得他们俩写了这么久就这样私藏了可惜,于是两人商量着起了笔名,换条路子把它偷偷对外出售了。

[我可真是个天才。]

话本出售后,萧小道长常常这样想。明明武当奇观也卖的不错,但就是这个更让人有成就感。这大概就是,正经八股文,和乡野闲谈的区别吧。

鉴于这一点,话本赶稿频率总是很高的。武当奇观才新出一册的时间,江湖小册子常常已经出了两册。

于是萧居棠坐在一边写武当奇观,宋居亦在对坐写小册子就是常有的事了。夜里写的晚了,宋道长便是和萧居棠一起睡的。

萧居棠对此表示可以。

他房里有好闻的熏香,有软软的被子枕头。夜晚吹了灯,朝旁边睡着的人凑近些。闭上眼,房间里就只能听见两个人浅浅地呼吸声。对方的睡姿很好,他靠过去也可以。

月光依旧照进房间,萧居棠已经很久,没有对着月光照出来的窗格子扔石子了。

这样的日子,其实也挺好。

宁宁最近觉得自己不大好。

原因在于林蔓薇。

她觉得啊,林蔓薇这丫头的可爱肯定都是装出来的,不然她怎么老是卖她呢。

上次重病吃鹤顶红治这种瞎话被兰花先生知道了,说她误人子弟,罚抄了她多少东西啊。

宁宁表示自己可生气了,林蔓薇帮她抄一半都哄不好的那种。

可是她又特别喜欢林蔓薇,不管是她给自己调面脂香粉,抱着兔子对她笑,还是害怕时候的哭着喊她的名字,都特别招她喜欢。

在宁宁眼里,整个暗香都没有比林蔓薇更可爱的人啦!

可是还是生气。

她都没原谅她呢,林蔓薇都没哄好她呢,居然就师姐出暗香了,还不带她。过分!

但秉着山不来就我,我便就山的原则,她决定还是偷偷出去看一看。绝不是想林蔓薇了,绝不是!

很少出远门的宁宁姑娘完全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她想了想,觉得此事不能告诉师兄师姐,于是飞鹰传书到了武当。

[小道士,出远门要准备什么?]

鉴于宋居亦也出武当有一段时间了,萧居棠表示他刚好也要出远门,带上他就可以了。于是两人顺利会面,宁宁放出一只蝴蝶,说找林蔓薇他们跟着它就行了。

这个操作让萧居棠惊了,“你们暗香还会这个啊!”他宛若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蔓薇的香粉都是我调的,训一只蝴蝶寻她有什么难的!”暗香的小姑娘一副骄傲的表情。

她们怎么能那么要好,萧居棠混混沌沌的想着,这节奏不对啊!就算他们武当都是搞基的,他也听闻过云梦小姐姐和华山姑娘的事啊。还有人记得他喜欢宁宁的吗?萧居棠的心都凉了。

等他和宁宁到了金陵,难受劲还没消下去,周围灯火通明的,还有人在讨论那本出净风头的江湖话本。这话本子卖的俏,各大地方基本人手一本,要是平时萧居棠早就得意起来了,然而现在他情场失意,商场再得意也高兴不起来。

低落着的萧居棠耳边传来了说话声。

“我看那褚钦和阿彻前辈纠缠不清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穿着白衣的女侠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新出的两卷连姑娘都不常出场了,他们两人的感情倒是一路升温,估计快了。”同伴回答着,与友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走远了。

褚钦,正是那本出自武当两位居字辈道长之手,江湖小册子的男主角。萧居棠觉得可能是哪里弄错了,褚钦怎么可能是个基佬呢,他亲手写出来的角色他还不知道吗?新出的两册没有女角色了,是因为他和老四都不会写感情戏啊!

现在的江湖女侠他已经一点都不了解了。萧居棠有些绝望。

“一开始我还以为写的是什么男欢女爱的风月之事,如今看来和我们也差不多。”有腰间的插着竖笛,手中握长剑的华山弟子缠着身旁背着剑匣的道长。

“道长与其来书铺买书,不如多和我待一会。”  华山嬉皮笑脸的试图讨好。

“滚!”道长丝毫不假以辞色。

……哦……这熟悉的场景让萧居棠心如死灰。

周围搅基的太多,写作中就难免有所带入了呢。

萧小道长突然间很是沮丧,走在街上连路都不看了。为了避免出事,宁宁干脆拽着他衣袖往前走。等瞧见玲珑纺了,她也看见林蔓薇了。

宁宁挥手驱散蝴蝶正准备往她那去,就听见梁妈妈说“诶呦,姑娘今天也是来看方莹的?”

“自然。”林蔓薇回道。

“林!蔓!薇!”

萧居棠是被吓醒的。他还难受着呢,就听见耳边有人磨着牙,压着嗓子,一字一顿的声音。他转头一看,前面就是梁妈妈和林蔓薇,好嘛,这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这边宁宁气的咬牙切齿,就差没冲上去了。

在玲珑坊这种地方搞事,简直会一连几个月成为江湖流言的主角。萧居棠抓着宁宁,不动声色的把她往旁后拉,低声劝她“别冲动啊,说不定有特殊情况呢。比如看蔡……”

宁宁还没被劝好,下一秒他就看见了宋居亦,梁妈妈热情的招待了他,声音极具穿透性,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诶呀,客官今天也是和这位姑娘一起看莹莹的?”

宋居亦点点头。

这下就直接点着了炸药桶,“宋居亦!”萧居棠嗖的一下子冲上去。

太过分了,来玲珑坊耽误回来的时间就算了,居然还是来看花魁的。我在山上等你回来,你居然和女孩子约点香阁?不能忍!!

萧居棠冲出去的时候,宁宁下意识的伸手,居然……没拽到。

Fin

三个月江湖流言的主角在等着。

嗯,人选相当丰富。

小甜饼

恋爱是什么感觉?

让人苦恼、让人心烦意乱、让人焦躁难安。

完全不像大家说的那么轻松啊。

周棋洛感觉心塞。

啊!我的粉丝到底是用什么心态说出要和我谈恋爱的。

周棋洛童星出道,娱乐圈里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巨星的称呼一点不含水分。但对那群最开始对他说着好可爱,到现在说着求嫁求娶的粉丝们,他依旧不能理解。

会这么热情的说喜欢我,是因为没当真吗?

要是真能那么容易说出来,对他而言,又算什么喜欢。

对周棋洛而言,爱情需要小心的埋起来,然后等着它一点点长大。在这期间,所有因此而起的情绪,都不必向旁人告知。

这是一份珍宝。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又担心别人弃之如履。

如果我对你说了喜欢,那我一定已经很爱你了。爱到非你不可,再无法隐藏。

年幼时,李泽言在实验室向他伸出手。后来这双手又牵着他一起离开那个地方。

周棋洛想,我可真是讨厌那地方。

可他也真的很喜欢李泽言。

有了空闲的明星坐在souvenir里,他看不到后厨,但他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于是他露出期待的表情。

“今天会有布丁吗?”周棋洛低声自语。

后厨,不为人知的总裁正在熬焦糖。对于这个讨人喜欢的常客,他总是很了解的。

这是他们之间不为人道的默契。

END

暗恋期真是微妙啊!

gay当已经硕果不存(一)

最后一个直男也弯了

萧居棠X宋居亦

我的节操还没掉完,虽然小棠他游戏里早恋,但文里他得慢慢来。

——————————————————————————

萧居棠小时候的愿望是娶宁宁。

暗香的小师姐,长得像漂亮的娃娃,性子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骄傲的不得了。

萧居棠听华山的新弟子说过,她曾要去挑战薛衣人,证明自己武功天下第一。

那新弟子说起这事,颇有几分小孩子天真不知事的无奈。

但萧居棠却是觉得宁宁可爱。

那薛庄主是江湖第一剑客,可总有一天这个第一会被另一个人拿走,去薛家庄挑战的人不计其数,他们这些小辈同样野心勃勃。

只是宁宁天下第一是不可能的,武当武功最棒,义父武功天下第一。

是的,萧居棠是箫疏寒的脑残粉,但当了脑残粉不影响他对宁宁一见钟情。

宁宁是天下最可爱的女孩子。

就算这个女孩第一次见面,就给了他一拳,这也也不妨碍萧居棠春心萌动。

诶!

这世上怎么会有宁宁这样,清纯不做作的女孩子啊!萧居棠如是想着。

宋居亦觉得小师弟药丸,自从这倒霉孩子莫名被打出了个熊猫眼后,整天发呆傻笑,简直就是少年怀春的标版。问题是老五你现在才多大,是不是早了点?

萧居棠不觉得早,甚至还想娶宁宁。然而年幼天真的他没注意到,为何武当上下都是光棍。

直到郑居和告诉他道士不能娶妻。

真是天崩地裂。

萧居棠一时没能承受住打击,哇的一声哭出来。

大师兄看了半晌,语重心长的安慰道“小棠啊,我们修道之人要切记不能罔顾私情。”所以娶宁宁的事还是算了吧,小崽子你天天说要娶老婆,丢人都要丢到对家华山去了。

把最小的师弟交给二小的师弟安慰后,大师兄施施然的走了。独留宋居亦面对哭唧唧的萧居棠。

宋居亦那时不过是个少年,也不耐烦哄孩子,但架不住萧居棠聪明,哭着哭着似乎感觉他要撤退,竟抬眼瞅他,声音都带哭腔“老四……”

长了一张好脸真的是很有用的,萧居棠这孩子不熊的时候实在好看,灵气讨喜的不行。现在宋居亦发现,自己还真吃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于是那天,宋居亦是在萧居棠的房里过夜的。因为睡姿问题,第二天醒过来他只觉得泰山压顶。萧居棠稳稳的压在他身上,睡得可香了。

不知道是那天哪句安慰起了作用,萧居棠极快的振作起来。因为武当弟子的日常除了练剑接待香客,就只剩打坐了,再不济只有观观云海,于是萧居棠很快就给自己找了消遣。

他把武当奇景记录在册,这些他看腻了的景观对别人却是新鲜,最后竟是成册的向外出售了。

此时的萧居棠还是一个单纯的记叙文笔者。

变故发生在某一天,在武当的某个旮旯,萧居棠在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师弟和不知名的华山争执。由于树高、人小、叶子多,于是居字辈最小的师兄没被发现。等他想下去调停的时候,华山已经把他的师弟抱着,甚至还来了个亲亲。

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萧小道长坐在树上半天没敢下去。

等他缓过来时,对于武当多出来的那些常串门的华山,已经可以淡定接受了。包括他发现,华山小弟子常常投喂大师兄,邱师兄每月定时去点香阁找蔡师兄,也可以平静对待……个鬼啊!

这全是基佬的世界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萧居棠瑟瑟发抖。还好我喜欢宁宁。

然而在宁宁心里,他还比不上林蔓薇的兔子。

这个发现,比他知道华武两派弟子,经常在云梦汤池搞基还要心痛。

华山和武当之间的恩怨,要追溯到萧掌门年轻的时候,但牵扯其中的那些故人早已不在,大家也就三缄其口,只是到底有了恩怨。到了这一代,两派看着势如水火,但常常吵起来却是为了钱财俗物。

就算是萧小道长,也常常会听到‘华山又欠钱不还了’这类消息。然而可怕的是,武当讨债弟子总是会把自己搭进去。

萧居棠究其原因,最后觉得,大概是贫穷的华山总能做出,抱着武当的腰喊 ‘道长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这种垃圾事吧!

你们华山迟早药丸!

师弟们你们都不记得我们是出家人了吗?你们不修道了吗?

华山和武当的少侠们越发的发散恋爱的酸臭味,萧掌门对此淡然处之。

萧居棠觉得,哪怕江湖上有那么多不好的流言,武当和华山两派的恩怨被揣测了一遍又一遍,义父大概也是不怪楚遗风的。

说故人远行尚未归,到底是故人啊!萧居棠每每想到此处,都要似模似样的叹气。

宋居亦看不下去了“叹什么气呢,糖葫芦不吃我拿走了啊!”他窜过来伸手要拿萧居棠手里红彤彤的糖葫芦。之前下山一趟,回来顺手带了两串,鉴于实在想不到师父师兄吃这玩意的样子,这小玩意他就和萧居棠分了。结果这小子毛病似的看老半天,最后还不忍直视的叹上了。

这只是一串糖葫芦而已,你想对它干嘛?小宋道长决定一人吃两串。

萧居棠躲开了宋居亦伸来的手,武当弟子以真气凝化剑意,但手上功夫绝不慢。宋居亦抢的猝不及防,萧居棠只来得及斜手险险躲开。谁料想小宋道长侧头张嘴,一下啃掉半颗。

萧居棠呆立半晌。

宋居亦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抢我的东西吃的!

关于抢东西这件事,小宋道长很快遭了报应。

那天风和日丽,碧空如洗,女香客笑意盈盈。她问宋居亦“你何时娶我?”

萧居棠看见宋居亦抱着师兄的大腿,哭成了两百斤的孩子。

“接待香客这活我干不下去了。”宋居亦这样说道。

郑居和正准备安抚这个年轻劳动力,屋外传来了声音“道长,我来找你啦!”

是那个年轻的华山弟子,光是听着声音都让人感觉到他的欢喜雀跃。

于是郑师兄撕下了腿上的宋居亦“小棠,你师兄就交给你了。”

这真是一报还一抱,风水轮流转。萧居棠感慨着上次还是他哭成狗,这回就轮到他安慰老四了。不过他讲良心,不会丢下老四的。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看你上回抢我的糖葫芦,遭事了吧。”萧居棠递了块帕子,武当有钱,连男弟子身上的手巾都是软绸的。

“我可去你的,最后我的糖葫芦不是都给你了。”这话雄赳赳气昂昂的,但是配上宋居亦的红眼睛,萧居棠忍不住笑出声。

他们居字辈的弟子,大师兄看着温和实则一肚子坏水,二师兄更不用说,嗯嗯师兄冰山一座,高岭之花,但心里也和明镜似的。连他自己这些年心眼都长了不少。

五个师兄弟数下来,最傻乎乎又好骗的,居然是老四!

这样一想萧居棠莫名有点心疼他。“好啦,那我去山下给你买糖葫芦?不哭了,嗯?”

Fin

冷cp,超冷。
谁能告诉我这对cp怎么打标签。

【言棋】那个我发誓要绿了的男人

论坛体
女性视角
OOC

感觉天都塌下来了,私人感情记录贴

1L    = =
我超喜欢的人谈恋爱了,然而恋爱对象是个严肃古板又无趣的老男人。他有什么好的啊,钱的话我也有啊,我比他年轻漂亮,婀娜多姿还楚楚动人,我不好吗?为什么要选他啊,他不是认真的啊……

一想到喜欢的人被渣之后的失落和伤心,就觉得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喜欢的人是个温柔体贴、闪闪发光的小太阳啊,如果可以我愿意每天亲亲抱抱举高高。

可是那个男人出现了,他态度那么冷淡,身边还有一打的妖艳贱货,和一打清纯不做作的白莲花,这么多战斗机在身边,那我喜欢的人怎么办!不行,在他们还没有深入发展之前我还是去撬墙角吧,我要把喜欢的人橇回来。

2L
原来还能橇回来,这个操作666。

3L
人家都在一起了,撬墙角不是第三者了吗?

4L
三楼你这话说的,说不定楼主和喜欢的人青梅竹马结果第三者插足了呢?

5L
我看出来楼主是个女的了。结合楼主说的,所以这是一个女人,要和一个男人抢另一个女人的故事?很好,这个论坛很久没有这么刺激的事了。

6L
你们一群看热闹的过了啊,没看楼主说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吗,失恋的女孩子不应该好好安慰吗?喜欢的女孩喜欢上别人就更应该好好安慰了!

7L
我也觉得失恋的人需要安慰,但是事实是楼主准备去撬墙角了,而且撬回来的可能性不高啊。所以还是等她失败了一起安慰吧。

8L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是女孩子,我觉得喜欢的人说不定是男孩子啊!

9L
楼上,我告诉你,因为楼主她是个攻啊!就算楼主说自己年轻漂亮、楚楚动人,也不能改变她是个,敢于朝别人家的墙角挥锄头,并且敢和有钱佬正面杠的攻啊。

10L
楼主和情敌都是有钱人,有钱真好。

11L
这样一想,楼主,你要是追不到喜欢的女孩子,我愿意接受你的包养啊!

12L
别想了,楼主说自己长的好看了,那她喜欢的人肯定也长的很好看,这年头好看的的人只和好看的人在一起,

13L
哦豁,所以说楼主小姐姐的暗恋对象也是个女神级的小姐姐。

14L
天啊,这年头连暗恋都要颜值了。

15L
楼上你图样图森破,什么时候暗恋不需要颜值了?
不过根据楼主说的,热情活泼,长的漂亮,像小太阳一样的女孩子,确实很讨人喜欢啊!

……

20L
每次刷到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感情问题都觉得自己不适合谈恋爱。

21L
你们都对小姐姐有兴趣,只有我对即将被绿的情敌有兴趣吗?

22L
我也有兴趣,情敌身边的女人都是按打来算的吗?有趣!

23L
成打的白莲花和妖艳贱货,23333这感觉绝了!

24L
然而情敌是个老男人了,无法想象小姐姐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25L
从颜值来看楼主完胜,所以小姐姐是屈服在金钱攻势下?

26L
楼主说了她也有钱好嘛,楼上的别瞎猜,说不定是情敌哄骗了小姐姐呢?毕竟他年龄大啊!

27L
有可能啊,所以楼主担心小姐姐受骗。

28L
哇,那我还是支持楼主把小姐姐追到手吧!

29L
楼主人呢,我们水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出来?

……

42L
所以说楼主跑了?

……

51L
还是没出现,楼主这是弃楼了吧

52L
忍不住进来刷一刷

53L   = =
不会弃楼的,这件事没结束我就不会半途而废。

54L
啊,楼主回来了。

55L
好几天了还以为这贴不会有动静了。

56L
楼主和我们交流交流啊,说不定我们还能给你出主意呢!

57L
对啊,楼主你和小姐姐怎么样了?

58L
多说一点嘛,我们还可以帮楼主你分析情敌啊~

……

61L  = =
情敌,不,我不是去当情敌的,我是准备绿了他的。

可为什么他一个男人的手艺比我还好,今天本来打算让喜欢的人见识一下我适合居家的厨艺,结果居然和人送重了便当。最后我的天使没让我尴尬,说和我交换便当。我的便当成功的到了喜欢的人手里,另一份就到了我手里。吃第一口我就发现味道比我的好,更要命的是居然还是那个男人做的。

62L
我怎么觉得有点心疼楼主。

63L
我也是。

64L
情敌会做饭,还有钱,那我们只能指望他长的不咋地了,不然楼主没希望了。

65L
是的毕竟楼主漂亮。

66L
并且更年轻。

67L
你们是不是忘了楼主是个妹子,漂亮没有用啊,楼主喜欢的小姐姐她不是弯的!

68L
所以问题又转回来了,情敌他一定要长的不咋滴啊,不然楼主咋办?

69L  = =
为什么一定要他长的不咋滴?

我不好吗?我不漂亮吗?我没钱吗?

我这么好,就算他长得好看也没关系啊!情敌他已经是个要奔三的老男人了啊!!

70L
要奔三,岁数很大吗?所以说情敌他……emmm我不忍心插刀了,楼下你来吧!

71L
我来就我来。

楼主你真的不打算放弃吗?就算情敌要奔三,按你说的有钱有颜,你看着不太有希望啊。

插完刀了!

72L
所以你们是忘了楼主最开始为什么要绿情敌了吗?万一情敌要是人渣呢?万一渣了楼主喜欢的小姐姐怎么办?

73L
我觉得吧,一个男人有钱有颜,还愿意自己下厨给女朋友做便当,应该不会太渣。我好奇的是,楼主怎么知道另一个便当是情敌做的。

74L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确实啊,楼主咋知道那个便当是情敌做的呢?

75L  = =
因为那个便当让我发现家里厨师的不合格,正打算辞掉他,找这个厨师继续努力,结果被喜欢的人告知是情敌做的。

我不会放弃绿了情敌的,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是认真的。他有钱有权,要是闹着玩玩,哪天撒手了,那我喜欢的人多难过?

我喜欢的人是天使,我的天使那么好,怎么能受这种伤害?

76L
不知道说什么了,给楼主加油吧。

77L
楼主你去告白吧,小姐姐都不知道你喜欢她啊!

……

……

86L
谢谢你喜欢我。
风信子很香,便当超好吃的。
别担心我,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要找一个一心一意喜欢的你男孩子,才不辜负你的喜欢。

87L
天,我看到了什么?

88L
是楼主喜欢的小姐姐?

89L
楼主人呢,正主出现了啊!

……
……

95L  = =
你比那些一心一意喜欢我的男孩都要好。
如果他不好了,我一定会把你抢过来,绿了他。

……

100L
所以楼主还是想要绿情敌。

————————————————————————————————————
此贴已封

剧组
单人休息室

周棋洛看着女孩有些惊讶“怎么过来了?”

“投资人过来看看还不行吗?”女孩看起来锐气又锋利,一身西装显出几分干练,她抬手递出拿着的便当,微笑起来“还请了全剧组的午饭,喏,这是你的便当。”

当红巨星看着这和外面快餐完全不同的便当盒,眨了眨眼“你做的?”

“友情便当。当然,如果能成功绿了李泽言就更好了。”

END

这只是一个小姐姐坚持不懈的想要绿总裁的故事。

小姐姐不是悠然。

【言棋】洛洛那些年被掐灭的桃花

八岁

小女孩看着那个不说话的小哥哥,抱着自己的玩具熊想要和他分享,还没走过去她就看见另一个大哥哥已经在那里了。

紫眼睛的大哥哥最后亲了蓝眼睛小哥哥的额头。

小哥哥捂着额头呆了好久。

十二岁

可爱的小姑娘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我喜欢这个小哥哥,我们带这个哥哥回家好不好?”

当天晚上,关于这个家庭明确的资料出现在院长的桌上,最终院长因为这个家庭最近出现的离婚危机而拒绝她们的领养。

小姑娘第二天掉着眼泪和小哥哥说了再见。

十六岁

周棋洛第一年出道,因为不错的音乐天赋,和同年出道的少女歌手常有交集。

眼看私交过密,后来刚出道的小明星接到一部电视剧,其他城市拍摄几个月,回来后身价大涨。公司发现经济价值,有意栽培,严禁绯闻炒作。私人关系一律由经纪人过手。

十八岁

拍摄第一部电影时,同样是新人的女主角眉目含情,欲语还休。

后来电影中途换人。新进来的女主角模样年轻,但人情老练。提携后辈、态度爽朗不暧昧,俨然是一副好心前辈的样子。

那个月不知名的小报报道:惊!某金融企业的小姐带资进组原是偷瞒家里,现已退圈!!

二十一岁

粉丝后援会会长曾经私下问过她家爱豆:你愿意草粉,哦不,是你需要一个女朋友吗?有着一手好厨艺,还能照顾人的那种。

她家爱豆揉了揉她的头表示,她这么可爱的一个姑娘,应该找一个这辈子都愿意宠着她的人。

这个家境颇丰,还特地去学了厨艺的女孩红着眼,要到了抱抱。抱完后还亲了一下偶像的眼睛说,等他愿意谈恋爱了一定要最先考虑自己。

后来她在地下停车室准备夜袭爱豆的时候,看到了华锐总裁和她心尖尖上的爱豆的接吻画面。心还没噼里啪啦的碎一地,就听到某个总裁说“和八岁的时候一样傻。”

你个禽兽,你对我家八岁时候的爱豆做了什么?!!!!

粉丝后援会会长,默默的,炸了。

END

都是梗。年幼定情梗,傻白甜隐藏身份闯娱乐圈梗,我要他这种梗,反正这种不合理的老梗各种破法。